导航菜单
首页 » 股市1588 » 正文

虚与委蛇-安徽上村——明代清凉知县张应扬故乡

张应扬新居在上村,上村地带群山环抱,相对开阔,溪流中流,有两座小石拱桥。

张应杨的新居和祠堂在解放前尚存,许多白叟还都见过,新居坐东南朝西北,祠堂里还挂有“国朝基石”四个鎏金的匾额。

四对八角棱柱的红麻旗杆石,分立两边,气势汹汹,每只有数百斤,好像在诉说着当年张氏宗族的荣耀。

张应扬新居邻近景象

当年大众为旌表张应扬德行而奏请皇上所建的积德行善坊,亦称“进士坊”,四柱三层冲天式,就立在祠堂前方,颇有气势。

正匾额书刻“巡按直隶山东云南福建督查御史张应扬”,背匾额书刻“万历癸未科张应扬”。

牌坊高10.42米,宽9.48米,是选用白麻石制作,牌坊雕琢各种前史故事和动物图画,有“鸿门宴”“狮子滚绣球”“刘邦进咸阳”和“日出东海”,周边雕有麒麟等图画予以烘托;右侧为“萧何月下追韩信”。

中心石柱两边各有两只石狮,绘声绘色,整座牌坊雕琢精巧,绘声绘色,十分壮丽虚与委蛇-安徽上村——明代清凉知县张应扬故乡,这是小炳人颇引以为傲的。

上村在明清时期,还建有比私塾高档些的经馆,人称“千人馆”,延请了不少名师前来传经,一时邻近前来肄业的弟子如云,门庭若市。

小炳上村的式微,首要跟太平天国运动有关,由于这一带邻近祁门,当年曾国藩的湘军主力就驻扎在祁门。

这一区域太平军与清军交兵剧烈,常虚与委蛇-安徽上村——明代清凉知县张应扬故乡常是整村被烧杀抢掠。离小炳不远处的冰潭,即今日冰潭水电站大坝北岸,从前有个吴村,住了不少居民。

据白叟们说,几乎是一夜之间,村庄被大火焚毁,不复存在。其时,小炳村也未能幸免,豪门大户不敢在此久留,纷繁外迁,上村也就逐步凄凉了,只剩下些老宅子。

解放后,张应扬新居与祠堂二字网名由于无人打理,变得破烂不堪。

文革期间,村中兴修水利,没有石头,就将祠堂前旗杆石搬到山坞里,用来筑水渠。笔者从前一个人去深山坞中看望良久,总算见到了一些残迹。

新居的下首是下马桥,意味着文武官员到此有必要下轿下马。在下方还堆积了一道人工山梁,称为象鼻。只由于风水先生说,这道山脉缺个鼻子,就人工补上了。在象鼻的边上有座石拱桥,名为林公桥,桥铭仍在乡民家中。仅仅林公何所指,现在仍没有考证出。

上村一直到文革期间,还办有养猪场,有乡民寓居,仅仅现在现已人去屋空,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,任杂草繁殖,任藤蔓攀爬。

上村很美,由于那邻近有一小片灿若红霞的枫树林。笔者从前屡次在深秋时节,一个人跑到那里去拍枫林美景。

走在空阔的山坞中,任猎猎西风吹拂,踩着新居的残垣瓦屑,好像风中隐隐地传来了朗朗的书声,不由想起了张应扬的点滴过往。风云际会,好像穿越时空,与古人对话。

张应扬,字以言,著有《忠勤堂集》《弄清堂稿》《畿省奏疏》等作品。他自幼聪明好学,但家境清贫,当地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。

听说,张应扬爸爸妈妈早亡,他小时日子无着,衣冠楚楚,但天资聪颖,勤奋好学,过目不忘,熟读各类经文,文笔熟练自若,深得外婆心爱。

长大后,他要进京去赶考,但是却没有旅费。所以他想到向舅舅家借。舅舅家境相对殷实,住在十里之外的泰溪村。

那天,他步行十余里翻过苦头岭来到率水河畔的泰溪村,向舅舅说了自己想进京赶考的主意,想找舅舅借点旅费,可舅妈为人小气,舅舅又惧内,做不了主。舅妈反而大倒苦水,说没钱可借,张应扬碰了一鼻子灰。

这时,在楼上听着他们对话的外婆偷偷地落泪,无法自己已垂暮,手中无权,只得暗中相助。

她将自己为数不多的银两塞进了干菜里扎紧,然后从楼上的天井甩下一个鼓囊囊的包袱,对张应扬说:“你要进京赶考,外婆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,就送点干菜让你在路上吃吧。”张应扬感谢着收下了。

“你们不要狗眼看人低,有一天我兴旺了,我必定要把路修到你们的屋顶上。”临走时,张应扬愤慨虚与委蛇-安徽上村——明代清凉知县张应扬故乡地指着舅舅舅妈说道。

路上,他打开了那个包袱,发现了塞在干菜里外婆给的路费,得以进京赶考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,张应扬进京赶考,一路顺风,后当上了官员,为报答桑梓,念及村夫行路困难,所以从江潭村彼岸的倪家开端,修了一条古道直达冰潭,长约15华里,悉数为青石虚与委蛇-安徽上村——明代清凉知县张应扬故乡板铺就,乡民称之为“新岭”。

而这条岭就建在泰溪村彼岸高高的山顶上,好像印证了他当年对舅舅舅妈所说的话。

二维码